[老師教我的那些事]第2課:若忘記,就會死

班上有一位體格健壯的學生,叫阿田。聽別的教練說,他很難搞,在分行的安親班是鼎鼎大名的“老大”。之前他總是肆禍、打架,那分行的學生們都為他的離去歡呼鼓掌,可以想象他們以前的日子是多麽難過。

這天休息時間,一陣號啕大哭聲傳來。啊?什麽事?我跑出課室,看見小本躺在沙發上痛哭,大家圍著他七嘴八舌,有一些就向我打小報告。“教練,阿田踢他!”“教練,阿田踢他的腳!”“他們打架!”

我把其他學生打發到課室後,以銳利的眼神掃視他。首先慰問小本並了解事情經過。我嚴厲責備阿田,因為這不是一般道歉就可以解決的事。為了讓孩子知道事態嚴重,並且不再重犯,我要他親自向小本的父親道歉。原本天不怕,地不怕的阿田沈默了,一臉苦樣。他一聲不響地走進課室,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背對著所有人。他的背影霎時蒙上一層陰暗。

小本的父親到了,在公司樓下等待。我帶著阿田下樓,向小本父親說明,並要阿田道歉。阿田小心翼翼地說了聲:“對不起。”小本父親一臉嚴肅,非常不高興,但是仍然平和地說:“你為什麽要這樣做呢?你叫什麽名字?幾歲了?什麽學校?”

“阿田。十一歲。和小本同校。”阿田膽怯怯地回答。

“比小本還大。你應該照顧他,為什麽要踢他呢?而且還是同校。你知道這多麽嚴重嗎?要是小本有什麽事,不會有第二個小本了。你拿什麽來替代小本呢?你知道我是什麽人嗎?你這樣,我是可以逮捕你的。”

當時不只是阿田,連我也感到驚訝。小本父親竟是一名警察。

“你不相信我嗎?看看我的制服。”隨即打開後車門,亮出具有權威的深藍色警察制服。阿田傻了眼。我也傻了眼。真的是警察。

小本隨著父親離開之後,我再次提醒阿田:“今天的一切,你都要銘記。規則的存在是有理由的,並不是教練要控制你們,而是為了大家的安全。以後你要以身作則,好好表現。”阿田用力地以“嗯!”來回應。

很多孩子甚至是成人並不理解什麽是自由,稍微多一些規則就會覺得束縛,不想遵守規矩。倘若自由是什麽規則都沒有的話,就會發生像阿田的事件。國有國法,家有家法;學校有校規,馬路也有交通規矩。要是不遵守這些規矩,小則對個人造成傷害,大則對國家甚至世界造成傷害。

人的生活也是應當按照一定的法則來度過的。很多時候人並非不知道,而是忽略或忘了。人的記憶可以分為3種:感官記憶(sensory memory)、短期記憶 (short term memory)和長期記憶 (long term memory)。日常生活中所學習的概念、技巧、經驗,都會儲存在長期記憶裏,在一生當中都可以使用,不需要每天重覆地學習。比如,小孩子學習刷牙。一旦學會了,不管他成長到幾歲也還是會刷牙。

但是,人的腦也是善忘的。雖然學習了,在生活卻沒有認知到一時疏忽所帶來的嚴重性。

若忘記,就會死。這句話聽起來很嚴重,但是仔細一看就會了解事實就是如此。

以前在學校念書時,有時會忘記小考日期而沒有溫習。同學還會一再提醒,但是回到家就把它給忘了,結果考試‘成績’就死了。工作時,有很多個案需要處理,有時會忘記完成家長拜托的事情,那時‘信用’就死了。駕駛時若使用手機/ 闖紅燈,忘記小心駕駛,就可能會死。與人意見不合,越來越看不順眼時,若忘記愛,這段‘關系’就會死。

現今社會大部分的人都為前途拚命,為錢,為名,為孩子,為愛人。久而久之,當大家疲累時,就會不想繼續,就會想放棄。

當我們忘記根本,麻木地去做事,事情會死,人生也會死。信仰也是如此。因此,重新啟動自己的腦,尋找生活中的根本吧!

若忘記,就會死
原文發表於此,由作者授權,禁止隨意轉載

麗虹

畢業於心理學系,現為輔導教練,教導兒童與青少年關於良好態度和溝通技巧,是基督徒。
擅長講課和面談,卻不善於和人閑聊。
平時有點嚴肅,上課很搞笑。
空閑時會閱讀、寫文章、跳zumba。
比起中餐,更喜歡面包及西式甜點。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