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理嬌妻住院記(上)—婦科手術

隔了十年多,原本沒想要再因婦科病動手術。當時年幼無知,開完腹腔鏡後隔天就能出院回家,傷口貼一陣子美容膠便不明顯,手術又是健保給付,感覺未來一片大好。然而漸漸手術沾黏的問題浮現,讓已經要承受經痛的我再加上經期前後脹氣發炎之苦,每個月到底有幾天可以無痛生活成為我的隱憂,遇上了只好在人前強顏歡笑,持續忍耐。最近竟然發生無法正常排尿必須去醫院導尿的情形,不敢多喝水的日子怎麼過啊?清除子宮內所有【壞東西】的計畫即刻展開。

很幸運地透過親人介紹,找到一位好醫生,有多好呢?不管看診人數再多,他都把妳當成獨一無二的病患來問診;好到我要出院前,我的室友主動跟我要醫師的名字,真的遇到人天使了,感謝主!安排好手術日期後,開始調整自己的行程,不孝女厚著臉皮回娘家,報備請求看顧支援,打包住院需要的東西,等待住院那日來臨。

Day1
辦住院手續比想像中麻煩。

早上七點後開始禁食,因為要抽血。在住院中心報到後,照心電圖,抽血,照胸部X光。完成後專人帶上病房樓層,還要完成個人資料建檔,介紹樓層環境,終於可以進病房放東西換衣服了,戴上手環後外出便需要請假,已知要等上一天才會進手術房,住院醫師建議我出去好好吃一頓。結果只和媽媽買了素食便當回來,吃到一半我的醫生來巡房,因為我還沒換上醫院的病人服,醫生停格了一下(媽媽和我哪個才是病患呢?XD)經護士規勸,不情願地換掉衣服。

晚上通知明天手術和陪病的人去上課,撥放術前衛教影片給我和一位阿姨看,講到手術不宜化粧,阿姨的家人噗ㄘ一聲,我一看那位阿姨,矮油~來住院也粧呷水噹噹,我輸了。上完課領到衛教手冊,這家醫院好重視教育啊,跟攝理教會的文化很像,禮拜聽過話語後還有話語文字稿可以複習,我喜歡。接下來就是件我覺得沒意義的事,被抓去灌腸了,然後跟妳說午夜前還可以吃東西。灌腸完沒多久就準備去拉了,誰還想吃東西啊?

這時老公的家人趁手術前先來探問,買了一條大甲芋泥蛋糕,嗯~那個奶油,還是不要輕舉妄動,我如果知道後來自己會經歷飢餓30,不,其實是飢餓60的話,說什麼也切塊蛋糕來吃,不會最後讓老公獨享整條蛋糕。其實還沒手術,今天我根本不需要什麼看護,終於老公在他家人提議之下表態今晚他留,讓我媽回去好好睡一覺,等明天術後,嗚~媽媽絕對比老公好用。

我的室友好安靜,反而隔壁剛出生的嬰兒哭聲潦亮。翻翻掛在病房牆上的各種DM,油飯還有Hello Kitty款耶,看著圖片,想到明天我的肚皮就會像Hello Kitty長嘴巴一樣,這樣好看嗎?

Day2
預計下午五點開刀,醫生恩准我早上七點後再開始禁水。事實上,我昨晚吃完飯就只喝水了。清晨,護士跟我說我的室友開完刀要回病房了,到時會有點吵,才解開為何室友靜悄悄之謎,原來根本不在呀,應該是昨晚我外出買便當時去開刀房的。聽到醫生護士輪流來跟她說明術後狀況,有同病相憐的感覺。趁還沒綁手綁腳前洗頭洗澡,和老公去旁邊的禱告室做家庭禮拜,中午開始吊點滴。

婆婆來看我,帶老公去吃午餐(因為我告狀說他昨晚和今天早上都只吃土司),回來後婆婆就說她要回家煮飯,再帶便當來給老公吃,看來很不滿意醫院附近的餐廳啊!護士推台筆電過來,讓我看術後衛教影片,不知是打發時間還是這家醫院就這麼重視教育呢?三點多媽媽來了,跟老公陪我到五點,終於廣播叫我,戴上免洗浴帽打算要躺上移動式病床,結果護士進來拎著我的點滴,用走的走去開刀房,還要跟別人一起搭電梯,都沒辦法上演家屬在旁跟著推病床,安慰我別擔心的戲碼(想太多)。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家屬在外等候,我坐在超冷的等候室,護士拿加熱過的被單??圍住我上半身,一下子熱氣消散,等了半小時上手術台。記得上次手術醒來我嚴重失溫,加被子還是皮皮挫,所以這次護士介紹手術中自費的熱空氣式保溫毯,欣然同意。接著,我只記得麻醉醫師跟我說:「準備讓妳睡覺囉!」還看到我的醫師戴著手術帽現身,親切地問候幾句,之後就完全沒記憶了。再度恢復意識已經十點半,聽到護士熟練地發號施令,跟家人一起把我從移動式病床抬到我的病床,動到傷口時我呃了一聲,面露痛苦表情,然後開始昏睡一小時護士就來量血壓、量體溫的劣休息。

空白的黃金五小時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呢?據說醫生開腹後發現我的腸子和子宮嚴重沾黏,光是做分開的動作就花了一小時,並確認我主要症狀是肌腺瘤,等到把我子宮裡能處理的壞東西都取出來後,拿給我家人看。當時他們看到有平的、圓的、大的、小的後,開始討論這幾年我是怎麼忍過來的,婆婆說要拍照留給我看,被老公拒絕了。媽媽留守。

松雲

認真上進氣質女,喜歡自由與和平。因聖經一句話:「真理必叫你們得以自由」,從此愛上真理。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