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位母親

我是高三那一年被我的數學家教老師傳道的,她是一位很酷很潮的女生,在乖乖牌的我看來,就像是功課超好的不良少女,中山女高畢業,數學滿分考上台大,每次我在痛苦解題的時候,她就在旁邊跟我閒聊。

 

那年她大一,我記得有一次跟我上課的時候,她突然問我說 : “妳認識耶穌嗎?”   我內心一陣驚恐 : OH MY GOD~ 妳該不會吧…. (那時的我是極端的無神論者,最討厭人家跟我傳道講什麼耶穌…) 從那天開始,她就常跟我分享她去教會上什麼三十個論的心得,我最記得她跟我說 : “你知道聖經裡面講到地上天國,說獅子也會吃草,嬰兒在毒蛇的洞口玩耍也沒關係。” 我不給她機會講下去就白了她一眼,說 : “天國的獅子好可憐,都快餓死了!” (後來我終於知道,聖經不是這樣子看的…)

 

這位姊姊在長達一年數學課的時間當中,每次都會跟我講她今天在教會發生什麼好笑的事情,今天又學到什麼東西,老實說,我因為對教會太不感興趣,常常都是面無表情的聽她說。(因為無法逃跑,得乖乖算數學)  但因為她對我真的很好,考前每天陪我算數學,帶我去吃飯,幫我排解心情等等,她還說她每天清晨四點起來為我禱告,我後來終於說 : “好啦好啦~ 等我考完試,去妳的教會看一看。”

 

等我大學聯考考完,我參加了攝理教會的營隊,在五天四夜的營隊中,遇到很多也是大學生的哥哥姐姐,我不斷地對他們提出對 神、對人生、對價值的質疑,很奇妙地,這些僅長我一兩歲的哥哥姊姊,竟然可以把我過去不斷思考又糾結的人生問題,很輕鬆地一一解開,我覺得好像有什麼塞在我胸口的東西被人拿開一般,有一種”知”的喜悅在我內心擴展開來,我無法停下詢問的口,在五天四夜的營隊當中,我連一天也沒有睡 (我發誓這是真的),逮到機會就抓著人不斷問問題,這些哥哥姐姐辦營隊累得要死,還要半夜排班來幫我解惑,真是夠慘了。

 

我會這麼震撼是因為,當時有很多人生的問題困擾我,但我必須要應付聯考,不能一直想這些問題,所以乾脆跟自己說 : 這些都是沒有答案的,不要再想了! 高中時期的我所看到的這個世界就是一個亂糟糟又沒希望的樣子,充滿憤怒又沒有地方發洩,充滿理想又沒有人會在乎。結果,讓我這麼憤努的世界,其實一切都是有答案的,原來我過去的痛苦都是不需要的,這讓我太震撼了。

營隊結束之後,我就主動去教會聽課了,我每天都去,沒人叫我去我也去,只能說,攝理教會完全顛覆我對宗教的想像,鄭明析牧師的話語確實解開了我內心長久以來的桎梏,我的人生豁然開朗。

 

離開學校,進入職場,雖然經歷幾任老闆,雖然大家都說世道不好,好老闆難找,但我卻因為在教會學習到很多在外面學不到的東西而一直被老闆重用,甚至在33歲就當上總經理。很久以前,曾有一位主管對我說 : “很奇怪,妳有一股很寧靜的力量,讓人覺得非常安定。”  我笑笑對他說 : “對阿~因為我是擁有人生答案的人。”

 

今天是母親節,本來想寫一篇給媽媽的故事,生我養我的是我親愛的媽媽,但是突然想起這位,給予我人生答案,讓我充滿力量,讓我靈魂誕生,讓我復活重生的”媽媽”。

母親節快樂~~

 

PS.阿母我一定會補一篇給您的~~~

 

 

Vivien

從18歲開始在攝理教會學習,在教會結婚生子,當媽咪之前的職稱是總經理,期盼自己從對育兒一竅不通到融會貫通,與你分享我的生活點滴~~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